晴果

彎家,練筆,近期沈迷河神。主食友卯,可逆不拆。
副坑副八啟紅、睿津靖蘇、天台樓誠。歡迎關愛,請多指教。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jelly52056

【友卯】大雨时行

*标题及灵感来自歌曲《大雨时行》,内文与歌曲无实质关连。

*OOC属于我


  魔古道的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,丁卯把漕运商会整理了一番,这段时间折了不少兄弟,一生门的威胁还没解除,商会里那些长辈对他很是不满,却再没有个人能帮着他治办。

  乌烟瘴气的丁卯想起天津卫还有个清静地方,那里有个男孩,总是嘴上不饶人,其实待人比谁都要体贴,还会自诩为人中龙凤;那里通常还有个女孩,跟男孩一块长大的,大大咧咧,老跟男孩吵嘴,好不热闹。

  比起商会的纷纷扰扰,龙王庙的吵闹总是可爱的。

  小跑步到龙王庙,木门半开半掩,丁卯本想来个精神的问候,老远就听见顾影正在内院和郭得友说话,脚步也...

2017-08-23

【友卯】一程(短打)

*剧版衍生

*第一次写这对写不好请原谅


推开龙王庙破旧的大门,佛头还是佛头,可大院却感觉比以前更冷清了些。没有半点火光,也对,师父一声没吭就走了,最爱吵吵的顾影刚好不容易才送回家去,义庄里自然不会再有其他活人。

我上楼做什么?

有些走神地往里走,走到一半郭得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上了二楼,二楼基本都是闲置的,最多就只有丁卯的房间,不过他现在也不住这,就黄玉那事的时候回来过一趟。

手放在房门上,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,索性就推门进去转转,反正这龙王庙也算是他的地界,他爱逛哪就逛哪,也不是一定要问为什么。

「嚄!」进门的时候没发现,绕过那些摆满瓶瓶罐罐的架子才看...

2017-08-15

【睿津】伴傷(四)


  白淨的指尖隨意撥弄著琴弦,蕭景睿斜倚在長榻上,撐著腮幫子看向那個歡脫瀟灑,卻過份專注的人。

  音韻嘎然而止,彈琴的人皺眉搖頭,很是可惜地拍腿叫道,「哎呀實在不行,我還是聽別人彈就好了你說是吧,景睿!」抬頭正好對上蕭景睿的注目,平日裡不知害臊的言豫津難得笑得有些羞澀。

  「你彈得挺好的。」蕭景睿坐直身,他過去從不這麼躺的,但言豫津說他個子高,這麼倚著好看,便養成了這壞習慣,「不過……我們都在這住了快兩個月,沒曲子聽你也不嫌無聊?」

  言豫津幾乎整個人都彈了起來,飛也似地跑到長榻邊上坐下看著蕭景睿,「你覺得這裡很無聊嗎?」

  輕勾嘴角,蕭景睿伸出修長的手指...

2016-11-11

【睿津】伴傷(三)


  頭上落著暮春細雨,四周灰濛濛的一片,大街上不見幾個行人,時候已經不早了,言豫津卻沒有提燈,不經意地踢起地上的水灘,獨自在金陵城裡漫無目的地走著,過了侯府已有三、四條街。

  兵部的事務好不容易告一段落,他最近卻老一副意興闌珊、心灰意冷的樣子,絲毫沒有一年前的幹勁,蒙摯見了很是擔心,夏冬卻笑他一個人閒下來就不會過活了,不如討個妻子回家養著。

  言豫津很清楚,蕭景睿孤身離開金陵的那天,一切就變了。他們不再是總能一起儘意隨心的少年,自己在不覺中背起了言氏一族的責任和包袱;而蕭景睿則脫去一生的重重羈絆,真正任情恣性地踏上他所嚮往的江湖,他們終究是兩條路上的人,再也不會一...

2016-10-28

【睿津】伴傷(二)


  金陵的天格外地清爽,蕭景睿卻感心中一片渾沌,恍惚地騎在馬背上,無視擦肩而過的一切直直步出城門,沒有想到會看見言豫津在路旁揮手,朝自己笑得無比燦爛,「景睿!這這這!」

  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

  「我本來是要進宮找你的,老遠就見你這身裝扮朝城門走去,知道你要出門就彎過來送你了,可你怎麼現在才走到啊?我等你好久了……」

  隨口說是在街上添了些東西,蕭景睿強忍住翻身下馬的衝動,「豫津,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,我就是想……獨自闖闖。」

  蕭景睿說得心虛,言豫津的生母早逝,言闕早年對他也不怎麼上心,又沒有手足總一個人在家。起初蕭景睿不放心,去哪都一定要帶上他,更是從未...

2016-10-21

【睿津】伴傷(一)

※接續正劇之後,不會太長。

※少年睿→殊、戰弼設定有。

※只看過劇(而且有段時間了),有BUG求指教。

 


  北境之戰,梁軍凱旋,數月,先帝駕崩,太子蕭景琰登基。新帝雷厲風行,首要工作便是對北境一役的功臣進行賞賜封侯。

  其中,戰功彪炳的言豫津受命為兵部侍郎。此時戰事方休,兵部滿是各種爛攤子,言豫津頃刻間便承攬了不少要緊政務,甚為新帝重用。軍功同樣顯赫的蕭景睿卻以名分不正為由,拒絕了一切的封賞,閒居在長公主府中侍奉母親。

  這一年的七夕,言豫津為了處理大梁兵部的積弊、戰役的耗損以及剛頒布的新兵制,忙得不可開交,連生日宴都草草辦了過去。

  蕭...

2016-10-14

【副八】失憶

  裹著厚重的大衣坐在街口的板凳上,把臉縮進了溫暖的圍巾裡,這個天氣路上的人都恨不得趕緊躲回家取暖,可他齊鐵嘴卻只想坐在大街上,似是想讓某個人一回城就能見到自己。

  張日山失蹤了,其實正確來說,他只不過是有些日子沒有出現罷了。齊鐵嘴到張大佛爺——也就是張副官的頂頭上司那裡去問過,佛爺只說派了張日山去出個秘密的任務,過一陣子自然就會回來。

  也不知道張日山是幹什麼去了,走的時候無聲無息也就罷了,這都大半個月了,一點音訊也沒有,瞧瞧人家佛爺氣定神閒,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操什麼心。齊鐵嘴被凍得有些麻木,只剩下視線還在四周漫無目的地游移,路人大多行色匆匆,他卻發現有個人站在對街許久都未曾移動。...

2016-09-25

【副八】歸家

  幹完一天的活,齊鐵嘴依例拈完香,坐下來喝了杯茶稍作休息。

  那天,張日山行色匆匆地跑進齊鐵嘴的香堂,說外頭開始打仗了,他想要到前線去。齊鐵嘴知道,張家人總有些不凡的責任,便讓他自己小心點,嘮嘮叨叨地叮囑了一大堆,張日山罕見地安靜聽完,臨行前還讓齊鐵嘴算了一掛,是大吉。

  時局越來越動盪,齊鐵嘴憑藉著張大佛爺和解九爺的協助,隱居到了這處山裡的小破宅子,小滿跟著,平日裡外出去做些體力活,而齊鐵嘴則在這塊經過他認證的風水寶地上做些農耕,也虧得真能自給自足。

  每日早晚,齊鐵嘴都要上香,他說是在拜祖師爺,感謝祖師爺保佑在這世道還能讓他找到這麼塊地,但小滿知道,他其實一直在祭奠一個生死未...

2016-09-18

【副八】中秋節小甜餅

月餅節快樂,隨手寫的OOC可能有,請包涵多指教。



  圓月柔美的光芒灑在地上,長沙城的大街見不到幾個人,店舖大多也早早關了門。張日山在路上雀躍地行走著,老遠就看到齊鐵嘴坐在自己的香堂門口殺柚子。 
  今天是中秋,百姓都回家團圓了,晚飯過後便在自家的院子裡賞月。齊鐵嘴的香堂只有個小後院,院中堆滿了雜物許久沒整理了,想來也沒什麼月好賞,乾脆坐到大門口去。 
  「八爺!」張日山爽朗地喊了一聲,便朝對方小跑而去。 
  「嘿喲,張副官?」齊鐵嘴說著就把手上的柚子往張日山手裡塞去。 
  「您幹嘛啊!」張日山還沒弄清楚齊鐵嘴在搞什麼名堂,就被後者拉著坐到了台階上。 ...

2016-09-15

【靖蘇】不欠(番外)

番外


※因為本質上是琰殊回憶向(?),多佔一個tag請見諒,篇名不變。全文請走tag。


  「待會兒到湖邊一定要下去涼快一下!」林殊抹著額頭上的汗水,笑得像艷陽一般燦爛。

  蕭景琰和林殊並肩走著,卻只是白了對方一眼,「你能不能別老那麼多鬼點子?不是說好到湖邊吹吹風透透氣就得了嗎?」

  「那我們走這一段路多不合算啊!叫你牽匹馬出來你也不肯!」

  蕭景琰簡直無話可說,今天天熱,稍早林殊在家裡讀書,突然說讀不下了就跑來把自己給叫出去,「我可是讓你一喊就溜出來的,上哪去弄馬啊?你府上這麼多,怎麼就不弄一匹來?」自知是白問了,便打趣地笑了笑。

  林殊不...

2016-09-10
1 / 3

© 晴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