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果

彎家,練筆,近期沈迷河神。主食友卯,可逆不拆。
副坑副八啟紅、睿津靖蘇、天台樓誠。歡迎關愛,請多指教。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jelly52056

【友卯】一程(短打)

*剧版衍生

*第一次写这对写不好请原谅

 

推开龙王庙破旧的大门,佛头还是佛头,可大院却感觉比以前更冷清了些。没有半点火光,也对,师父一声没吭就走了,最爱吵吵的顾影刚好不容易才送回家去,义庄里自然不会再有其他活人。

我上楼做什么?

有些走神地往里走,走到一半郭得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上了二楼,二楼基本都是闲置的,最多就只有丁卯的房间,不过他现在也不住这,就黄玉那事的时候回来过一趟。

手放在房门上,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来,索性就推门进去转转,反正这龙王庙也算是他的地界,他爱逛哪就逛哪,也不是一定要问为什么。

「嚄!」进门的时候没发现,绕过那些摆满瓶瓶罐罐的架子才看到,丁卯一个人低头捧着个不知名的东西弓身坐在床沿,微弱的月光打进来照在他半张脸上,他又失魂落魄般地抬头看向自己,郭得友着实吓了一跳,「你不知道点灯的啊?」

「你这时候跑我房间做什么?又要拿东西去当?别麻烦了,需要多少我直接给你吧。」

郭得友语塞,径自到书桌那去把灯点上,他回答不了丁卯的问题,却看清了丁卯手上拿的东西,是之前给他介绍过的心脏标本,心头又是一怵,「你师哥我要钱还不是为了查案子!再说,我这少年才俊,可不想被你做成什么鬼标本。」

「跟你开玩笑呢,还当真了?」丁卯笑得有些苦涩,拍了拍身旁的床铺,示意郭得友坐下来聊,「不过你要是一直欠着我也好,欠得越多越好……」

「胡说什么呢你?没病吧?」

看了郭得友一眼,丁卯又低下头,「顾影啊,他说他欠你。」

「提他干什么!」莫名地,郭得友听到丁卯说顾影的名字,整个人都躁了起来,还有,丁卯那点小情绪全写在脸上,早看出来了可就是想不明白,老堵得心里不痛快,「倒是你啊,你最近在耍什么少爷脾气?」

「我哪有耍什么脾气……」丁卯心虚地别过头,本来不觉得有什么,被郭得友一说还真感觉心里闷得荒。

「没脾气?没脾气大半夜跑义庄来不点灯捧个标本是你个人爱好?」

是吃醋吧。他丁大会长吃人家青梅竹马的醋了。

如果当时倒在那的人是自己,郭得友估计就不是那个反应吧。当下觉着捉弄他有趣,后来想起却憋屈的不得了。

这种事总不好告诉他,「你也别想着自己查案,这事本来就跟我有着斩不断的关系,你首要还是把顾影给哄好,别让他再掺和了,惹你担心。」丁卯一边说一边大摇大摆地往床上躺了去。

「你那么关心他干嘛?小影可是比我们都还要能打,也比我们更有法子,说不定最后还得靠他才能成事!」嘴上是这么说,郭得友还是不希望顾影受到牵连,包括丁卯在内,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过于凶险,谁都无法保证全身而退,「你才受过伤,就让人放心了?」

「我知道我是个累赘,」丁卯摸着自己腹部曾经被划开的位置,「但我总不能让你们为了这件事去冒险,而自己什么都不做。」

看见丁卯的动作,郭得友感觉心头紧了一下,回想起那天的危急,他捞过那么多漂子,早以为自己足够接近死亡,直到看见丁卯的肚皮不断冒出鲜血,脸色一点一点苍白,才惊觉自己有多害怕眼前的人变成尸体。

换作任何人被刺了一刀躺在郭得友面前,他或许都会有一样的感受。真正让他浑身不对劲的,是丁卯的反应。从那之后,丁卯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绪。

已经在顾影面前丢过一次脸了,郭得友可不想再对着丁卯瞎喊不想你受累什么的,却也无法再说出轻蔑的字眼来劝退,「你真的要亲自查下去?你不害怕吗?」

丁卯侧过身,手撑着头看着郭得友笑了笑,「有点吧。」

「不都说了我这个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,会陪你这一程,查他个清楚明白嘛!」郭得友学着丁卯的动作,往他的床上躺去,还伸出手拍了下丁卯的膀子,挑着眉道,「不用怕!」

丁卯呿了声,心里有些复杂,郭得友拍那一下让他想起了天明哥,其中又有点不一样。枕着手臂趴在床上,看起来昏昏欲睡,「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……」

「哪样啊?」

「身边有个人陪着,出了事还能帮我扛着……」

「我可没说……」郭得友转过头去正要骂人,就发现丁卯已经缩在床上睡着了。

叹了口气,本来想替丁卯把那标本放回去免得碰坏了,还没完全起身就听见丁卯迷糊中软软地喊了声「师哥」。

看了他一眼,郭得友眨了眨眼睛,又缓缓地躺了回去,「在这呢。」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6 )

© 晴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