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果

彎家,練筆,近期沈迷河神。主食友卯,可逆不拆。
副坑副八啟紅、睿津靖蘇、天台樓誠。歡迎關愛,請多指教。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jelly52056

【靖蘇】不欠(番外)

番外

 

※因為本質上是琰殊回憶向(?),多佔一個tag請見諒,篇名不變。全文請走tag。

 

  「待會兒到湖邊一定要下去涼快一下!」林殊抹著額頭上的汗水,笑得像艷陽一般燦爛。

  蕭景琰和林殊並肩走著,卻只是白了對方一眼,「你能不能別老那麼多鬼點子?不是說好到湖邊吹吹風透透氣就得了嗎?」

  「那我們走這一段路多不合算啊!叫你牽匹馬出來你也不肯!」

  蕭景琰簡直無話可說,今天天熱,稍早林殊在家裡讀書,突然說讀不下了就跑來把自己給叫出去,「我可是讓你一喊就溜出來的,上哪去弄馬啊?你府上這麼多,怎麼就不弄一匹來?」自知是白問了,便打趣地笑了笑。

  林殊不甘心被取笑,自個兒加快了腳步朝前方走去。兩人前後穿越一大片草地後,映入眼簾的便是波光粼粼的廣大湖水,湖面一閃一閃的很是動人,剎時便覺暑氣全消。

  這座金陵郊外的大湖是他們偶然發現的,離京城對外聯絡的其中一條主幹道很近,大多是途經而需要修整的旅人才會路過,平常沒什麼人煙,他們三不五時便會跑來晃晃。

  林殊看到湖水就像瘋了一樣,一邊脫掉上衣,一邊往湖裡衝去。

  「呦嚇——」噗通一聲,只見林殊已整個人躍入水中,接著浮上水面甩著因濕透而垂在臉上的頭髮,「景琰,快下來!你看這天多熱啊!」

  「你自個兒玩吧,我就不下去了,待會弄得全身濕漉漉的,回去肯定要挨罵。」

  「呿!水牛不玩水,難道上樹啊!」

  蕭景琰也不去理會林殊,逕自在草叢裡有意無意地翻弄,湖中不斷傳來擊水聲,想來林殊真的玩得很快活。啪啪的打水聲卻越聽越不對勁,蕭景琰從草叢中探出臉,這才發現林殊的半顆頭已經陷在水面之下。

  「景!景琰!」林殊的手還在胡亂拍出水花,但身體卻好久都不見浮上來。

  見狀蕭景琰知道不好,林殊怕是抽筋了或是給絆住了,想也不想便衝了過去跳入湖中,直直朝林殊游了過去,「小殊!撐著點!」

  死命地伸長了手,眼見就要抓到林殊了,沒想到他突地向下一沉,沒一會兒居然從幾尺外的水面冒了出來,衝著蕭景琰猛笑,「嘿嘿,哈哈哈!笨水牛!哈哈哈!」

  「你小子騙我!」

  「不騙你一下,你肯下來嗎?」林殊說著,又朝蕭景琰潑了好幾撥水。

  蕭景琰卻似是真來了火氣,他剛剛可沒來得及想要不要脫衣服,拖著全濕的身體,直接上了岸,頭也不回地走遠。

  「喂!這樣就生氣啦!」林殊本不想再管那頭倔強的水牛,但看著他真的打算把自己丟在這裡,還是連忙朝岸邊游去,「欸,你等等我!」

  完全沒理會林殊在後頭的喊叫,蕭景琰只是一個勁的往前走,被林殊戲弄早就習以為常了,他從來也沒動過火,蕭景琰心想,大概是天氣實在太熱,自己才跟林殊一樣心浮氣躁了起來。反正這處他們已來過好幾回,又離京城不遠,林殊也不至於找不到路回家,便放他在後頭追趕。

  林殊心裡一急,好不容易爬上岸,正想拔腿追上去,沒想到一腳踩在濕滑的草地上整個人竟然摔了出去,膝蓋直直嗑上一塊有稜有角的大石子,疼得他哀了好大一聲。

  蕭景琰聞聲頓了一下,卻鐵了心不理林殊了。身後要他慢點的喊叫不絕,卻遲遲不見人有跟上來的樣子,停下腳步嘆了口氣,蕭景琰猛一轉身卻到處都不見林殊的人影,就連湖畔的衣服也不見了。

  「小殊?」

  朝四周看了許久,放眼望去就只有遼闊的湖面,還有幾顆大樹矗立的青青草地,但蕭景琰很快發現其中一顆樹邊上露出了林殊素白的衣擺。蕭景琰悄悄地靠了過去,林殊正一臉不懷好意地從另外一側探出去查看,從背後被逮個正著。

  「這樣也能讓你抓到,真沒趣。」

  「下次玩捉迷藏,衣服要記得藏好。好了,玩夠了,快回去吧。」

  林殊呿了一聲,正要抬腿跟上去的時候又大大哀了一聲,蕭景琰回頭想罵人,這才看見林殊雪白的褲管上,膝蓋處已滿是鮮血。

  搖了搖頭,盡力在身上找出一塊比較乾的布料撕下,蕭景琰蹲在地上替林殊暫時包紮止血,「別亂動啊,受傷了自己都不知道嗎?」

  林殊大咧咧地倚在樹幹上,俯瞰著蕭景琰,直衝著他笑,「口子很大吧?我好疼啊,走不了了,你背我回去吧?」

  蕭景琰什麼話也沒說,扯了下林殊的手臂,後者瞬間就上了肩,「你別再玩什麼花樣啦,咱們兩個弄成這副模樣,回去還不知道要怎麼解釋。」

  林殊嘴裡嘟囔著不就是傷了膝蓋破了衣服嘛,有什麼好難解釋的。但趴在蕭景琰的背上,林殊竟然真的安靜了好一陣子才又道,「我應該滿沉的吧?你累不累啊?」

  「嗯?你是挺沉的……但還好,不累。」蕭景琰沒有說出口的是,將自己最在乎的人背在身上,又怎麼會累?

  「欸,你放我下來一下。」林殊邊說腳已經踢了起來,三兩下就跳了下去,還順道把蕭景琰拉倒,兩個人都躺到了草地上。

  蕭景琰還沒緩過來,就讓騎在自己身上的林殊給親了一把,頓時間嚇得不知所措,「幹什麼啊你!」

  「又不是沒親過,害什麼臊。」

  反擊似地,蕭景琰輕輕推了林殊的小腦袋一把,但毫無殺傷力舉動卻讓林殊笑得更開心了,「好啦,你也別背我了,扶著我我們一起走。」說著便把躺在地上的蕭景琰給拉了起來。

  「隨你吧。」

  蕭景琰實在拿這傢伙沒辦法,一手穿過林殊的腋下扶著他,一手又拉著林殊的手掛在自己的肩上,林殊口裡還在嘮嘮叨叨他身經百戰,這一點小傷不算什麼,沒一會兒又疼的哀哀叫。蕭景琰見了,實在是覺得沒什麼好心疼的,反倒笑了出來。

  林殊見自己又被笑也不安份了起來,扯著蕭景琰左搖右晃的,害得二人都差點跌倒。兩個人拄在一起,明明不是傷者的蕭景琰也被迫走得一跛一跛,但他二人心裡都明白,就算這路再怎麼艱險崎嶇,他們都會扶持著彼此,一步一步堅定地前行。

=====

總算是趕在開學前更完了,雖然只花了不到一個月,但其實我在更早之前就已經開始寫而且塗塗改改了非常多。
很久沒有寫故事了,因為個人偏好正劇向,卻又寫不出什麼大格局的故事,僅以這篇彌補當時看完劇後,自己心中的一點遺憾。
預祝琅琊榜開播一週年快樂,〈不欠〉在此下台一鞠躬,再次感謝閱讀過此文的大德!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晴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