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果

彎家,練筆,近期沈迷河神。主食友卯,可逆不拆。
副坑副八啟紅、睿津靖蘇、天台樓誠。歡迎關愛,請多指教。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jelly52056

【副八】中秋節小甜餅

月餅節快樂,隨手寫的OOC可能有,請包涵多指教。



  圓月柔美的光芒灑在地上,長沙城的大街見不到幾個人,店舖大多也早早關了門。張日山在路上雀躍地行走著,老遠就看到齊鐵嘴坐在自己的香堂門口殺柚子。 
  今天是中秋,百姓都回家團圓了,晚飯過後便在自家的院子裡賞月。齊鐵嘴的香堂只有個小後院,院中堆滿了雜物許久沒整理了,想來也沒什麼月好賞,乾脆坐到大門口去。 
  「八爺!」張日山爽朗地喊了一聲,便朝對方小跑而去。 
  「嘿喲,張副官?」齊鐵嘴說著就把手上的柚子往張日山手裡塞去。 
  「您幹嘛啊!」張日山還沒弄清楚齊鐵嘴在搞什麼名堂,就被後者拉著坐到了台階上。 
  齊鐵嘴指了指,「當然是柚子啊!」 
  意會過來的張日山翻了個白眼,鼓著腮幫子認命地替齊鐵嘴剝起柚子。見齊鐵嘴嘿嘿地笑了笑,沒想張日山直往他嘴裡塞了一口柚子,「甜不甜啊?」 
  「嗯,真挺甜的。」見張日山的桃花眼笑得醉人,齊鐵嘴一邊示意讓對方也吃,自己也又抓了一口,「你怎麼跑來我這啦?」 
  「我⋯⋯」張日山避過齊鐵嘴的視線,手指因焦慮而不自覺地去抓衣擺,「這不是中秋嘛,剛才在張家吃飯,佛爺說、說⋯⋯八爺您仙人獨行,讓我在月圓之夜來探望探望您。」 
  「我就知道你小子才不會這麼好心來找我,果然是佛爺的意思,還是佛爺心裡有我!」 
  「我!」這下張日山悔得腸子都青了,差點想立刻改口,說其實是自己想來的,「我⋯⋯還給您帶了月餅⋯⋯」 
  「 喲!這個好!」齊鐵嘴接過月餅拆起包紙,嘴上也不忘繼續叨叨,「我說你啊,別老是讓佛爺指揮來指揮去的,人家佛爺百無禁忌,你跟著他亂闖不悠著點,要出了事誰給我送月餅?」 
  「您還說我呢,您自己不也是對佛爺言聽計從的嗎?」 
  齊鐵嘴聞言一邊嚼著月餅一邊轉過頭朝著張日山道,「怎麼,你吃醋啊?」 
  齊鐵嘴最後的表情停留在露出了兩顆小虎牙的笑臉,張日山看著他呆滯了好一會兒,突然伸出手去抹齊鐵嘴嘴角的月餅碎屑,把齊鐵嘴嚇了一跳。 
  「幹什麼啊!」 
  「我看八爺您吃的這麼香,也不留一口給我?」 
   齊鐵嘴看了眼手上只剩最後一口的月餅,「你從佛爺家出來,就只帶一個月餅啊?真是個呆瓜!」 
  張日山癟著嘴,可憐兮兮地點了點頭,只聞齊鐵嘴說了聲啊,正準備將他送到口中的月餅吃下,沒想到卻撲了一個空。 
  抬頭就見齊鐵嘴把剩下的月餅全塞進了自己嘴裡,一臉滿意地朝著張日山壞笑。 
  突然間張日山也不知道哪來的衝動,竟以驚人的速度俯身吻上了齊鐵嘴沾著碎屑的嘴角,害得齊鐵嘴差點噎到,整個人都彈了起來。 
  「八爺⋯⋯其實不是佛爺讓我來的,是我自己⋯⋯」 
  「我知道我知道!那你也不能、不能當街⋯⋯」 
  輕輕推著還在跳腳的齊鐵嘴進了香堂的大門,張日山的雙唇再度落下,這一次直接吻上了齊鐵嘴的唇瓣。 
  「等、等⋯⋯門⋯⋯」 
  張日山邊吻著,一隻手扶著齊鐵嘴的手臂緩緩向裡退去,一隻手帶上了香堂的大門,「您不給我吃月餅,那我就只能吃您了⋯⋯」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3 )

© 晴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