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果

彎家,練筆,近期沈迷河神。主食友卯,可逆不拆。
副坑副八啟紅、睿津靖蘇、天台樓誠。歡迎關愛,請多指教。
PLURK: https://www.plurk.com/jelly52056

【睿津】伴傷(四)


  白淨的指尖隨意撥弄著琴弦,蕭景睿斜倚在長榻上,撐著腮幫子看向那個歡脫瀟灑,卻過份專注的人。

  音韻嘎然而止,彈琴的人皺眉搖頭,很是可惜地拍腿叫道,「哎呀實在不行,我還是聽別人彈就好了你說是吧,景睿!」抬頭正好對上蕭景睿的注目,平日裡不知害臊的言豫津難得笑得有些羞澀。

  「你彈得挺好的。」蕭景睿坐直身,他過去從不這麼躺的,但言豫津說他個子高,這麼倚著好看,便養成了這壞習慣,「不過……我們都在這住了快兩個月,沒曲子聽你也不嫌無聊?」

  言豫津幾乎整個人都彈了起來,飛也似地跑到長榻邊上坐下看著蕭景睿,「你覺得這裡很無聊嗎?」

  輕勾嘴角,蕭景睿伸出修長的手指...

2016-11-11

【睿津】伴傷(三)


  頭上落著暮春細雨,四周灰濛濛的一片,大街上不見幾個行人,時候已經不早了,言豫津卻沒有提燈,不經意地踢起地上的水灘,獨自在金陵城裡漫無目的地走著,過了侯府已有三、四條街。

  兵部的事務好不容易告一段落,他最近卻老一副意興闌珊、心灰意冷的樣子,絲毫沒有一年前的幹勁,蒙摯見了很是擔心,夏冬卻笑他一個人閒下來就不會過活了,不如討個妻子回家養著。

  言豫津很清楚,蕭景睿孤身離開金陵的那天,一切就變了。他們不再是總能一起儘意隨心的少年,自己在不覺中背起了言氏一族的責任和包袱;而蕭景睿則脫去一生的重重羈絆,真正任情恣性地踏上他所嚮往的江湖,他們終究是兩條路上的人,再也不會一...

2016-10-28

【睿津】伴傷(二)


  金陵的天格外地清爽,蕭景睿卻感心中一片渾沌,恍惚地騎在馬背上,無視擦肩而過的一切直直步出城門,沒有想到會看見言豫津在路旁揮手,朝自己笑得無比燦爛,「景睿!這這這!」

  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

  「我本來是要進宮找你的,老遠就見你這身裝扮朝城門走去,知道你要出門就彎過來送你了,可你怎麼現在才走到啊?我等你好久了……」

  隨口說是在街上添了些東西,蕭景睿強忍住翻身下馬的衝動,「豫津,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,我就是想……獨自闖闖。」

  蕭景睿說得心虛,言豫津的生母早逝,言闕早年對他也不怎麼上心,又沒有手足總一個人在家。起初蕭景睿不放心,去哪都一定要帶上他,更是從未...

2016-10-21

【睿津】伴傷(一)

※接續正劇之後,不會太長。

※少年睿→殊、戰弼設定有。

※只看過劇(而且有段時間了),有BUG求指教。

 


  北境之戰,梁軍凱旋,數月,先帝駕崩,太子蕭景琰登基。新帝雷厲風行,首要工作便是對北境一役的功臣進行賞賜封侯。

  其中,戰功彪炳的言豫津受命為兵部侍郎。此時戰事方休,兵部滿是各種爛攤子,言豫津頃刻間便承攬了不少要緊政務,甚為新帝重用。軍功同樣顯赫的蕭景睿卻以名分不正為由,拒絕了一切的封賞,閒居在長公主府中侍奉母親。

  這一年的七夕,言豫津為了處理大梁兵部的積弊、戰役的耗損以及剛頒布的新兵制,忙得不可開交,連生日宴都草草辦了過去。

  蕭...

2016-10-14

© 晴果 | Powered by LOFTER